Q:你的兩個兒子都已邁入青春期,可否聊聊一路走來,為人父的心路歷程?

       A
:我兩個兒子一個十五歲、一個十七歲,今年正好要考基測和學測。剛開始做爸爸,會想
要「做之父,做之師」;等孩子慢慢長大,發現這期望太高,於是退一步想「做他的朋友」。直到
有次去打禪,聖嚴法師問我:「做爸爸感覺如何?」我說:「只希望能做孩子的朋友就行了。」沒
想到師父突然很正經的說:「 侯 醫師啊,期望孩子做你的朋友,和他將來有很多錢報答你,或他
變得很有才華……這都沒什麼兩樣。」當下,我嚇一跳,本以為這算夠卑微了。那時師父淡淡的
說:「此時此刻,你就只要好好的跟他相處。」但我全沒「瞭」。

       
之後,小孩經歷國小,到青少年。我慢慢發現父母能影響他們的,真的很有限。往往去演
講時,你講一句話可能改變別人一生;但在家裡,在孩子眼中我只是個穿短褲的歐吉桑,就算跟他
說一百句他也記不住半句,比不上同儕或身邊朋友。

       
直到今年在寫「金瓶梅」時,看到裡面一句話才終於頓悟:「養兒無須屙金溺銀,只需見
景生情」。意指養兒不需用金、銀去保護安排他的未來,只要在他難過挫折時陪伴安慰他,生日開
心時為他慶祝。所以說到心路歷程,我以前總說:當先生是從動物到植物,養孩子則從最初想「做
之父,做之師」,到退而求其次,想能「做朋友」,現在則是「見景生情的陪伴」了。

       Q
:在教養過程中,你對孩子有過什麼樣的期許嗎?

       A
:我最近看王浩威的書,裡面寫到台灣這一輩孩子受父母很大的影響。由於父母成就高,
不免對孩子過度期待,而孩子也會覺得自己這輩子永遠超越不了父母。就像我孩子,倘若也想像我
一樣考上台大、寫小說勝過我,恐怕會很辛苦,但我只是很幸運擁有了這些。於是更加領悟到對孩
子有所期待,反而對他是種壓力,愈能了解「見景生情」的真義。

       
對於壓力,孩子多半是不會反映,卻在不知不覺中積累。學校國文課本收錄一篇我的文
章,有回大兒子問我,同學想知道會考什麼?我哪知道!

       
後來兒子拿試卷給我,結果裡面考修辭,還要比詞性,真難!我只考了八十幾分。兒子看
了我的成績後很樂,直說這在他班上大概只是十幾名,頓時感覺老爸很親和、很有人性,直「虧」
說:「你還作者咧!我以為你什麼都很厲害。」其實我有點表演,希望他們沒有覺得我真的很厲
害。

       
坦白講,我可能在幾個專業領域做得還不錯,但這只佔我人生不到百分之一啊!其他部分
都不怎麼樣。我老婆經常罵我笨,拍戲當製作人也常被說是個濫好人。我其實是不想讓孩子對我誤
解,希望能回歸到比較人性本質面。

       
而在教養小孩上,最重要的就是給他練習triederror的機會,直到變成內在的經驗。但
往往做父母,總會幫孩子做好每件事,反倒剝奪他們「嘗試與犯錯」的機會,阻礙學習。就好比捷
運悠遊卡弄丟,若你曾讓他自己去面對重辦、繳保證金……種種麻煩手續,他以後就會知道要小心
點。孩子年紀愈小,閒的時間愈多,一定要讓他愈麻煩愈好,因為他現在不踩地雷,長大再踩到會
更慘,即所謂千求萬求,最難求到他犯錯的經驗。唯有讓他有所學習,才會知道要設身處地為別人
設想。所以我的孩子只要出什麼事,一定是讓他自己去解決。

       Q
:在教養上,你 和 太太的態度想法一致嗎?又是如何分工的?

       A
:通常都是媽媽看到孩子的問題,我就會接手想點子,和孩子溝通。因為太太是牙醫,從
小功課好又很乖,教起孩子很容易落入刻苦勤儉、認真,管得密不通風。我想女生像她這樣乖了一
輩子,最好的命運不過是嫁給我這樣一個男人,哈哈,我比較有彈性,所以小孩寧可讓我來管。而
且媽媽常常太心急,亂槍打鳥的一天數落孩子十八件事。但我覺得,教孩子不能同時講很多事情,
只有「聚焦」才會有效。

       
在教養上,我經歷最久,長達六、七年至今還沒解決的,就是培養孩子「守時」。我的小
兒子很會賴,常常下課看人家打籃球忘了時間,遲了上課或回家。但每次他遲到,我一定不在當下
念他、訓他,而是等他有空時再好好聊。聊什麼呢?我要他回溯在整個過程裡自己的想法,要他至
少記住自己最後一次看錶是何時?當時心裡在想什麼?就這樣,談了六年。他不煩嗎?我想會的。
根據佛洛依德的理論,人會做什麼其實都是潛意識,談到他明白自己的潛意識時,他的病就會結
束。漸漸的,他遲到的次數減少了。

       
我這麼重視守時,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人對其他人的promise(承諾),而時間又不會太哲
學,是很好的借鏡。

       Q
:所以教養小孩,你會花很多時間和孩子談嗎?

       A
:我感覺養小孩比較像養植物,要有長遠的計畫,要懂得聚焦。我太太養植物都不會活,
不是澆太多水就是施太多肥。其實教小孩真的不用花那麼多時間。當你用超過應有的熱情時,就會
失去耐心、沒辦法持久。應該像農夫養一大片田,早起看有沒有水,該除草的除一除,很勤快但沒
花很多時間。我 常跟 太太說,小孩要「陪伴」,而不要常常「看著」他。只要能把他旁邊的病蟲
害和有毒物去除掉,讓他自己長,做這種事情就好。

       
還有,帶孩子是不能追求效率的。對人追求效率是什麼呢?是要他趕快長大、結婚、生小
孩,然後送進棺材裡嗎?我認為,父母能對小孩人生產生的影響,可能連一○%都不到,正因如
此,你更不能亂出手,因為你能跟他講的可能只有十句話、十個重點。千萬不要一直把想要給他
的,統統強塞給他。我們要相信,樹苗只要有水分、養分,自己會長大,父母能做的就是「基礎工
程」、除除草,我們很難把他弄得變漂亮、變大樓、甚至還做裝潢等。

       Q
:那麼,哪些是你所謂的「基礎工程」呢?

       A
:譬如「健康」就是一個基礎工程,所以我從小就把孩子丟去學游泳、打跆拳,各種能夠
勞累的都要去做。然後是「品格」,包括:守時、懂得承擔責任不逃避。所以我會用六到十年來
做,持續的、有態度的去做,花時間和他們聊,了解其中邏輯,但都不給結論,否則他們就失去學
習的機會。

       
還有件事情我也和小兒子玩十幾年,就是「認錯」。他小學時曾經偷媽媽的錢買game
boy
,甚至還搞出兩套聯絡簿來。我常講,你看報紙上或政治人物的行為會發現,他們跟小孩一樣,

總是不認錯→說謊→把事情搞大→惹出麻煩→到最後事情就爆了。錯誤不會死,但死的是人錯誤的
反應。我就會一次次的跟他談:你覺得事情在哪裡時付出的代價會最小?於是現在他慢慢比較不犯
錯,也有勇氣認錯。

       
我所謂的基礎工程,還有「自我思考」與「連結他人」的能力。譬如有天他回家,問我要
不要簽署讓判那位燙死親生孩子的父親死刑。我說我不簽,也舉了他自己小時候有次錯把葡萄酒當
葡萄汁喝後的胡亂行為說給他聽,希望他了解,沒有一個父親願意殺死自己的孩子。我告訴他,做
一個決定,不要只想一個角度,起碼要想兩個。因為大部分青少年的氛圍很小,很容易從眾。

       
我希望他除了會想,也要能夠去連結他人,用很快的速度去感受別人的喜怒哀樂與在乎的
事情。唯有這樣,別人也才能感受到你的想法與情感。

       Q
:對於課業,你有沒有什麼要求?怎麼幫助他們探索自己生涯的方向?

       A
:以前年輕時會在乎,現在大了,比較在乎的反而是他們的態度。像現在他們都知道,自
己混了兩年,要考學測、基測,這一年得好好地拚,否則以後就沒得玩了。這一年,反倒是我 和
太太最快樂和自由的時候。

       
我覺得,過去書念得好不好很絕對,以後出社會的成就,也很絕對。但多元化的社會,行
業變多,只要有足夠熱忱、能力與興趣相符,同時可以熬過一段無聊過程以鍛鍊出一種專業,絕對
能成為箇中佼佼者。亦即學歷並不等於人的幸福力。所以,我覺得應該盡量讓小孩多方面去接觸,
找到自己的興趣。

       
像我的小孩,從要當總統、消防員到當醫師,在他不斷的嘗試後,起碼更知道自己喜歡什
麼、能做什麼。老大就說他想學財經,想變有錢。他小學三年級時曾經因為不愛寫字,跟我說他不
想上學了,要我給他三天好好考慮。我說那也很好,可以在家自學,或者也可以日後去念職業學
校,都會有出路的。結果他到處徵詢意見後,還是決定回學校念書,只因學校裡有同學可玩。

       
我的想法是,讓他們在自由中得到自由,幫助他們茁壯、長得更好,更有幸福競爭力,遠
比課業、學歷上的高低還來得重要。而這一年,雖然似乎是被逼著要去念書,但人生的命運常常就
是你碰到什麼,就去面對。不妨把學測和基測當做是訓練自己的意志力、當做是打仗,所以一定要
吃得好、睡得好,只要用對的方法,就會看到進步。

 

任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